• 商务合作QQ:2108935872
返回顶部 关注任你博娱乐网站新浪微博 关注任你博娱乐网站腾讯微博
您现在位置:任你博娱乐网站 >> 资讯中心 >> 社会 >> 浏览文章

把你装进我的行囊里(二十九)

2017/5/27 13:38:05    来源:吴江日报    编辑:TT
点击数(0)

  朝阳的心,针扎一样疼。心想果然是刘元明欺负了小平,不会是刘元明打了小平吧?难道小平被打伤了?伤在哪呢?伤在脸上?所以,小平觉得没脸见人?才要求请假换课不肯开门见他?朝阳越想越觉得可怕,心急如焚。他再次敲门,说,小平,开门呢,让我进来看看。

  朝阳哥,你去忙吧,我没事,安安睡着了,我也想再睡会。小平想,不回应一下,朝阳是不会走的。

  其实,小平的手就放在门栓上,只要一个小动作,门就开了,朝阳就能进来。此时此刻,她多想让朝阳进来,让他抱抱,她满心的委屈没地方倾诉,干不了的泪痕,只有朝阳才能擦干。她觉得自己都无法承受了,要崩溃了。

  但她不敢啊,她不能再跟朝阳说什么了,她知道即使朝阳有决心等她离婚,她也没有勇气跟刘元明提出离婚。虽然,她到现在还守身如玉,不让刘元明碰她,在心灵深处,她是感激刘元明的,如果换了别的男人,她恐怕早已……

  她何尝不知道刘元明的隐忍,这种隐忍,其实就是对她的爱。刘元明爱她,爱到极致,爱到扭曲了自己的感受。因为太爱她,所以,才忍辱默默承受这一切。也只因为刘元明的爱和隐忍,才换来她和朝阳的安宁,才没有遭到世俗的唾弃。

  她知道她和朝阳的缘分已尽,她不能再让朝阳去坚守他们的约定,她不能给他任何希望,她不能让朝阳可怜她怜悯她安慰她,这样会害了他,会误了他的终身幸福。

  说到底,她是希望朝阳幸福快乐的。她已经回不到过去了,她不能让朝阳一条道走到黑,朝阳应该有铺满阳光的大道要走。这条路上,有轻松的欢笑,有光明正大的爱情,有不必偷偷摸摸的男欢女爱。

  那好,我走了,有什么事赶紧叫我。朝阳站在门外说。转身,离去,步履惆怅。

  小平回到卧室,看见熟睡的安安,越看越觉得安安的眉眼很像朝阳,她情不自禁用手轻轻抚摸一下安安的小脸,眼角有了微笑,心里又开始有了小小的荡漾。

  一整天,小平都没有走出去,浮肿的眼睛到下午才渐渐消肿,到晚上才恢复常态。朝阳一天都心神不宁,中午、下午先后又来到小平家门外,依然被小平拒之门外,他只好隔着门送上担心、关心。

  还是隔壁的那位老师,再次碰到朝阳站在门外,笑着说,你这个妹妹啊,真够倔强的,小夫妻俩闹矛盾,连你这位哥哥都不理了。

  朝阳笑笑,没说话。

  晚上,刘元明回来得很晚,一到家就把自己丢在厨房的小床上,胡乱拉过被子盖在身上,耷拉在床沿外的脚还穿着鞋子。

  小平坐在床上看书,安安依在边上睡着。刘元明回来后,她蹑手蹑脚悄悄起身,来到厨房,看见刘元明这样,弯下腰想把刘元明的鞋子脱掉,却见鞋子上沾满了泥。

  你这是怎么了?小平掀开被子,发现刘元明裤子上也有泥,一股酒气同时进入她的鼻子。你这是在哪里喝的酒?喝了多少?有没有摔伤到哪里?

  不要你管!你何时这样关心过我紧张过我?你肯定希望我摔死了最好吧?刘元明伸手一把扯过被子,重新盖在自己的身上,一双脚连同鞋子缩进了被窝里。

  小平本想再次掀开被子,让他脱了衣服再睡。但这种情况,她不想再跟他较劲了,随他去。她关了厨房的灯,回到卧室。

  小平又关了卧室的灯,但没有立即上床,而是坐在书桌边,坐在黑夜里,她想到刚才,想到自己的紧张,这是她第一次紧张担心刘元明。想着想着,她哭了,她对自己说,虽然不爱刘元明,但她懂得感恩,她从来不曾想,像刘元明说的那样,希望他遭遇不测。

  第二天,天蒙蒙亮,刘元明起来走了。晚上,依然是很晚回来,带着满身的酒气,一到家又把自己丢在小床上。

  连续三天都这样。三天里没有跟小平说一句话,也没有看安安一眼。

  第四天,刘元明终于在正常的时间里回来了。

  小平已做好了饭菜。他二话没说,放下手提包,拿起碗从锅里盛了满满一碗饭,一会功夫,吃完了,接着又盛了满满一碗,眨眼功夫,这一碗干饭又被消灭。也许是吃得太急太快,梗着脖子连打了几个嗝,响亮的嗝。小平说,你慢点,谁跟你抢啊?说着她站起来,走到刘元明的身后,用手轻轻拍拍他的后背,试图助推他食管里的食物快点下去。

  刘元明没有理会小平,打着嗝,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小平吃好晚饭,收拾好碗筷,抱着安安,开始批改学生作业。全班50多本作业全部批改好,安安已在她的臂弯里睡着了。

  刘元明还没有回来,小平不知道他去了哪里。她管不了那么多,她和安安上床睡觉了。

  夜很深了,月光从窗户透进来,被窗户的花格子,分割成碎片,洒在床前,零零碎碎的。

  刘元明什么时候回来的,小平不知道。但现在刘元明从小床上起来了,走进了卧室。

  已经养成每晚不敢深睡习惯的小平,此时自然听见了响动,她下意识心头一紧,全身迅速进入紧张状态,每一寸几乎都绷紧,每一个细胞都像战士一样拿起了武器。

  刘元明一丝不挂,掀开被子挨着小平的身体滑进被窝。小平条件反射地快速与刘元明的裸体拉开距离。刘元明的身体没有退缩,紧跟着前进,贴上去,小平再挪开一点他再跟着挪过去一点。安安就在边上,小平没地方可挪了,她背对着刘元明不动。刘元明伸出手,试图将小平拉进自己的怀里,小平依然抗拒。

声明:本网转载的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等信息,内容均来源于网络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,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。
0
关键字:
编辑:TT

猜你喜欢

网友评论

热门图片